当前位置:首页>>文化>>原创空间

明月寄相思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14:07 来源:恩施日报 作者:毛兴凯 编辑:丁琼

毛兴凯

太阳落土的时候,月亮在屋旁一片竹林的末梢隐约升起,父母收工回来,喂好牲口,然后告诉我们:“等会儿到你三叔家吃饭。”小孩子没那么多礼节,早早便跑到三叔家的厨房里翘首以盼。

困难时期买不到月饼,一般都是过年的时候,请打饼子的师傅自制一款上面印有五角星的普通饼子,藏几扎,来年中秋拿出来润一润节气。有时保管不善,长了霉毛,依然舍不得丢掉,放在柴火边烤一烤,照样吃。倒是吃饭酌酒的时候,父亲三兄弟,却放了四个酒杯,都是满上。

三叔站起来,对着父亲和幺叔说:“二哥、老幺,我们先一起敬下大哥吧,这么多年了,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,我借大哥生日这天,顺着节气念念他,中秋节就缺他啊!”大家一起站起来,碰一碰属于伯父的杯子,仰头一口清。酒往下咽,泪往外流。

这一年,我八岁。第一次知道中秋节刚好是三叔的生日,第一次知道我还有个伯父,第一次看见父亲三兄弟泪流满面。

杜甫《月夜忆舍弟》诗云:“戍鼓断人行,秋边一雁声。露从今夜白,月是故乡明。有弟皆分散,无家问死生。寄书长不达,况乃未休兵。”似乎专为兄弟之间的境况而作,如今看来,古今都一样啊。伯父十六岁从军,先后在重庆、长沙、贵阳等地与日军作战,1948年随部队转移后,至此便杳无音讯,生死未卜。

手足之情,永生永世。父亲三兄弟每年都在中秋节三叔生日这天,相聚祈福,希望天佑伯父平安回家,几十年来从未间断。

爷爷英年早逝,奶奶只身拉扯着四个孩子,伯父稍大便成了家里的顶梁柱。为了全家的生计,十三四岁就跟着乡邻到长阳资丘背盐,到建始官店贩酒,懂事早,能吃苦,奶奶逢人便夸,打心眼儿里高兴。

天有不测风云,世事瞬息万变。那年,刚满十六岁的伯父被抓去当兵,剩下多病的奶奶和三个年幼的弟弟。家庭的希望轰然破灭,奶奶再次陷入绝望。

历尽人间冷暖,饱经生死别离,三个孩子渐渐长大,父亲扛起当家的旗帜,一路摸爬滚打,家境日趋好转。只是体弱多病的奶奶因中风半哑,时常独自静坐在老屋门口,注视着屋前的山峦,仰望着满月,暗自流泪。

弥留之际,奶奶将父亲三兄弟叫到床前,希望他们每年中秋、春节团聚时,给伯父放一双筷子,等他回来。就这样,奶奶凄然离去。

1991年仲夏的一天,我接到电话,是父亲打来的,说伯父要回来,催我回家。

苍天遂人愿,伯父还活着。

那天下午,我搭乘一辆顺路的拖拉机回到家里,与从未谋面的伯父第一次见面。他,中等身材,一头银白短发,精神矍铄,和蔼慈祥,比照片上略显清瘦……

阔别几十年的父辈,多年的朝思暮想、伤心委屈,和着眼泪奔涌而出。

离家在外,辗转多地,伯父做梦都想着回家。特别是在齐家团圆的中秋佳节,想起父母、想起兄弟、想起故乡的亲人,凝望寂静的满月,泪水总漫过脸颊,随着哽咽和酸甜苦辣,一齐涌进肚里,煎熬着生命的四季。

亲友的陪伴,乡邻的盛情,让伯父第一次感受到世上有真情,人间有温暖。无论是在别人家做客,还是为战友打探亲人的讯息,伯父都与之亲切攀谈。认识的,不认识的,乡邻们不约而同地称呼道:“先生,您好!回来啦?”伯父便万分满足——这,就是家乡的味道。

梅雨时节,气候潮湿,带着家人送别的愁绪,使归去的步履更加沉重。然护照时限,归期难逾。伯父挖来一块黄泥,放入随身携带的口杯,与亲人挥手作别,向巴东港驶去。

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。当伯父乘坐的轮船驶离码头的那一刻,祝福声变成了哭诉声,一片凄凉。

在轮船悠远沉闷的汽笛声中,父亲三兄弟送走了伯父,眼巴巴地望着那熟悉的一切一点一点地消失在无际的江面。

“暮云收尽溢清寒,银汉无声转玉盘;此生此夜不长好,明月明年何处看。”伯父在随后的来信中说,往后每年的中秋还会回来,与亲人畅谈,给父母敬香,赏月话桑麻。遗憾的是,同一句话,在信中,伯父竟然重复了二十六年,只是他的双脚再也没有踏上故土,直到生命的尽头。

如今,父辈们相继云游天国,玉盘孤悬,海峡无语,衷肠如诉,相思难尽。中秋,这个凝聚民族文化的符号,跳过把酒言欢的尘世,以祈祷逝者灵魂愉悦的模式,正慰藉着天堂里的人们。

责任编辑:丁琼
时时彩票注册开户投注 喜盈盈彩票开户 红宝石彩票注册开户投注平台 鸿途彩票注册开户投注平台 今晚六合开奖直播 福建11选5开奖 九龙彩票注册开户投注平台 鸿途彩票注册开户投注平台 红狼彩票注册开户投注平台 天天红彩票开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