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>文化>>原创空间

往日明月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14:11 来源:恩施日报 作者:陈平章 编辑:丁琼

陈平章

兔年中秋节,三婶娘连续给我发了两条短信。在不明因果的人读来,或许这是两条非常普通、平淡的短信。可我读完之后,感慨不已,思绪万千。

“早上好,大哥,希望昨晚的事情没有影响到你的情绪,古话说,家和万事兴。无论一家人有什么矛盾,都能包容、原谅……”

短信是八月十六日早上发来的,中秋后的第二天。

两天后,秋高气爽,夜空的月亮仍然十分皎洁,我们一大家子准备从县城启程回乡下老家,为老二添了孙女贺喜。

三婶娘料到我们父子兄弟见面,免不了又会出现争吵,似乎是早有预料,于是夜间又给我发来短信:“大哥,你是否还记得,那时你们父子兄弟感情多么好,一个和谐的大家庭,中秋都会聚在一起。不知什么原因,后来你们的感情突然出现问题,逐渐有了隔阂。真想回到从前那个和睦的大家庭,希望在以后的生活中,能像八月十五的月亮,明明亮亮,团团圆圆……”

三婶娘是兄弟老三的爱人,我们平时不叫她的名字,也不称她弟媳,而是跟着晚辈尊称她三婶娘。论文化程度,三婶娘比我这个当大哥的要差一大截,论年龄也要小一大截,可三婶娘发给我的短信,就像家里的长姐,让人内心似乎有一条汩汩清泉在轻快流淌。

看第一条短信的时候,我立即回话:“没什么,都是我脾气不好,修养不够,让三婶娘和弟弟们见笑了。”

短信的起因,是头天中秋节晚上,大家饱餐了美食,吃了月饼,我们三兄弟陪着父亲打麻将,其间,我与父亲发生了口角,父亲大怒,推倒桌子后,还将一盘月饼摔在了地上。

大家心里都明白,麻将桌上的不欢而散,实际上是我们父子兄弟亲情渐行渐远,情感开始变得淡漠。在其乐融融的往日,绝对不会发生这么痛心疾首的事。

以前,父母在一百多里外的乡镇上经商,老二在老家开着小卖部。我、老三、老幺三兄弟及其家人在城里生活、工作。

那时,我们各家住的房子并不是很宽敞,工资也不是很高。但每到过年过节,都会把父母接进城,父子兄弟一大家人亲亲热热、和和睦睦庆祝。

我们三兄弟轮流着做饭,哪家有好吃的,会毫不保留地拿出来分享,父母也就从这家玩到那家,直到要回乡下去了,走的时候还难舍难分。送别父母时,我们会在车上放些大米、奶粉等让老人回家吃。

我也注意到一个细节,老三和老幺两兄弟及两个弟媳,无论何时,对我都是恭恭敬敬、亲亲热热地称大哥;对我的爱人不是称大嫂,而是大姐,听起来格外亲切。嫂,是从别人家里来的人;姐,是自家屋里的。我知道,他们对我从不见外。

回忆那些被亲情包裹的日子,父子情、兄弟情,浓得像化不开的百花蜜,让人羡慕。

当年,老三高中毕业,高考失利。接着复读一年,仍然失利,只好转到外县去复读。一年读下来,预考时取得了全班前三名的成绩,但由于是在外县,不能占别人的名额参加高考,等于白白复读一年。

老三悲痛欲绝时,父亲几次从乡下进城,让我拉一把老三。其实,父亲不这么说,我也会去这么做。

后来,老三高考达到中专分数线,被一所财经学校录取,可入学不久,在身体复查时,发现身体有病,需要休学治疗。

中秋时节,我陪着老三去了学校。我冒名老三,站在长长的复学体检队伍中。当医生喊到老三的名字时,我走过去,坐在体检窗前的小凳子上,微微低着头,伸出胳膊,让医生抽我的血。

老三来城里工作后,一开始由于工作经验不足,犯了很多的错误,我知道后,毫不留情地骂他不争气。他本来就很忏悔,经我一骂,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见我。

但我知道,老三是不会恨我的,因为他理解我为什么“削他”。果然,那年中秋,老三像往常一样带着月饼到我家来相聚。所谓心心相印,大概就是这样子。

我上了高中,老二只上了个初中;我通过修公路,跳出农门,参加了工作,老二先在矿山挖煤,后回到乡下种田。从矿山回家后的老二成天死气沉沉。

后来,老二成了家,办起了个体户,生活很美满。一辈子务农的父母也办起了个体户,老幺结了婚,工作也有了着落。

那些年,我们一大家子,就像中秋的月亮,美丽,明亮,富有情感。

后来,因为老家房产的问题,渐渐失去了这种美好。这一时期的父子兄弟经常为经济利益扯皮拉筋。有的是为了钱,有的是为了公平正义,有的是因为求得心理平衡。

开始的矛盾并不大,像月亮映在水面上一样,晃晃荡荡,后来,就像一面镜子掉在坚硬的地板上,支离破碎。

在闹矛盾的那几年里,除了过年大家勉强在一起团聚以外,再也没有在一起赏过月亮,吃过月饼。中秋节,渐渐变得索然无味了。

几年后,父亲去世,再后来,继母去世。

一家人再聚餐时,少了人,失去了主心骨。

现在,父母都不在了,聚餐后,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没有过多寒暄,气氛一度很尴尬。大家心里都心知肚明,一种曲终人散的悲伤藏在内心深处。

一年又一年,圆圆的月亮在家乡升起,圆了又缺,缺了又圆,我时常孤寂地伫立,看着东南边那轮洒着清辉的圆月而出神。那是照耀过我们十几代人的月亮,也是照耀过父亲八十六个年头的月亮。

时间慢慢流逝,长辈们都走了,我们这一辈人的儿女外出求学或打拼,我们成了留守人群。因为当年的纠纷,老二对我陈见很深,血浓于水的同胞情分似乎消失殆尽。

岁月轮回,月缺又月圆,一晃又到了羊年中秋。我联系在城里的两位兄弟,一并回到了曾经生活的乡下老家,邀上老二,大家一起动手,在月光下的河滩上,支了一张小桌子,摆上月饼,斟满美酒,燃起高香,敬请先人们一起团聚,共度中秋佳节。

兄弟四人、妯娌四人,共同举杯,遥对明月,做了一个传承优良家风的庄重承诺。

责任编辑:丁琼
宏运彩票注册开户投注平台 北京赛车代理返点是多少 红狼彩票注册开户投注平台 玖富彩票注册开户投注平台 玖玖网彩票注册开户投注平台 喜盈盈彩票注册 秒速赛车是真的吗 彩宝彩票平台 极速3D彩票 红狼彩票注册开户投注平台